相给个手语。林锐点头,陈勇这边开始搭

陈勇点头笑:“是,大队长,您说的对!”
陈勇丢掉上衣,右手背在后面。
陈勇对着国旗举起右拳:“我宣誓——”
陈勇蹲下,笑着抓住那个叫唤最凶狠的“妇女”手腕:“你不OK是吧?”
陈勇二话不说快跑几步一脚踢在右侧的树上弹跳起来,在空中一个利索的龙摆尾。两个爱沙尼亚特种兵捂着脸就倒下了,剩下三个围上来,陈勇干净利索逮着哪儿卸哪儿。托着下巴的一个扶着膀子的一个还有一个抱着右脚腕子就倒下了,嗷嗷乱叫。
陈勇发动车子冲入车流。
陈勇尴尬地:“方大夫,我,我不是来看孕妇的!”
陈勇尴尬地笑:“方大夫,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你的救命之恩!欢迎去特种大队玩,我随时恭候!”
陈勇尴尬地笑笑,看电传。
陈勇尴尬地站在原地。
陈勇赶紧不问了,田大牛马上就明白过来林锐的鸟个性跟什么有关系了。
陈勇刚刚当干部就遇到了这么个百年不遇的倒霉事儿,他不幸地挑选林锐进了他的特战一排;更不幸是的林锐在他当特战一连代理连长第一天的时候就跑了。下午四个新兵分到他排上,晚上林锐就没了。
陈勇跟傻子一样喃喃地说。
陈勇拐过一个十字路口,两辆闪着警灯没垃警报器的摩托车就直接迎面过来。
陈勇还礼。
陈勇还没来得及问,乌云已经被推出来了。兵们都围上去跟着走了,陈勇呆呆站在原地。
陈勇还没说话,有人敲门。林锐爸爸一开门,居然是两个警察,他脸色一下子就白了。如果说前面他还在硬撑着,那么现在就彻底是崩溃了。他扶着门站着,显然已经无法承受这种打击。
陈勇喝了一口长叹,满嘴酒气。
陈勇和方子君不得不都站起来喝酒。
陈勇和方子君面对面站着,陈勇手里的杯子是饮料,方子君手里是白酒。
陈勇和那个老兵抱着满怀的百合大步走进医院引起无数人侧面,军靴在医院走廊上踏出节奏响亮的脚步声。耿辉睁大眼睛看着两大堆百合花走近病房,林锐他们也都站起来看着。
陈勇和田大牛一下火车就直接奔往市政府,去找林锐的爸爸。
陈勇和张雷并排在他们身后,接着是林锐和刘晓飞等。陈勇、林锐都提前晋升了一级军衔,分别是上尉和中尉,而张雷等四名陆院学员也已经佩戴了中尉肩章。最后是董强和田小牛两个士兵,但是常服都换成了毛料军官服,军衔都是中士。
陈勇和张雷都看着方子君。
陈勇和张雷互相顶着。
陈勇和张雷几乎同时看见了她。
陈勇嘿嘿笑着满头是汗。
陈勇虎步站好,右手拿着上衣摆好姿势:
陈勇换好迷彩服戴上钢盔直接就从二楼窗户跳出来了,稳稳落地:“特战一营全体都有啊——向右看齐——向前看!”
陈勇挥挥手,战士们跟着他接近第一车间。陈勇已经看见那边搜过来的林锐,互相给个手语。林锐点头,陈勇这边开始搭人梯上房顶。林锐挥挥手,他的人在四处散开。
陈勇回头,耿辉疲惫地坐在椅子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们去吧。明天,我就报军区直工部。你让林锐好好复习,准备今年考军校。”
陈勇回头,看着方子君脸色凝重。
陈勇激动地想敬礼,但是两只手都占着。他一着急,把卡列夫勇士奖杯递给方子君:“这是你的!”
陈勇急忙动手摘去军牌,换上地方牌。雷克明看看手表,快到吃饭时间:“走,我去会会那个老板娘。”
陈勇觉得没问题了,中将说让我好好打的!
陈勇觉得奇怪,就走过来:“你不是知道我戒烟了吗?”
陈勇接过“特战一营”字样的红旗:“准备好了!同志们,冲啊——”
陈勇惊讶地:“大夫,血找到了?”
陈勇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看他的肩章,又看看方子君:“真的?”
陈勇径直走到自己的兵跟前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