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耳朵嗡嗡响。田大牛和乌云

陈勇张张嘴,没说话,半天才说:“你们去一班吧,跟一班完成早上的训练。”
陈勇长出一口气,收手。
陈勇长出一口气:“那饭,是我吃过最香的。”
陈勇真被激怒了,他冲到肖乐面前揪住他的脖领子:“我告诉你——完了!我跟你的兄弟情意,完了!”他甩开呼哧带喘的肖乐掉头就走,走了几步又回头怒吼:“完了!”
陈勇真是火不打一处来,被各级领导海训了一顿以后,何志军和耿辉就命令他去把人抓回来。陈勇就带着田大牛上了火车,车上还没座了,他们站着走了十几个小时。
陈勇睁着血红的眼睛看着他:“走!”
陈勇正要上车,突然看见那几个人当中的方子君,呆住了。
陈勇只好坐下。何小雨发筷子,方子君大大方方坐在陈勇身边。一股芬芳袭来,陈勇急忙坐直。
陈勇皱皱眉头:“好了好了!还是个队伍样子吗?林锐!整队!”
陈勇转身戴上军帽出去,在门口撞上了一个人。
陈勇转身就走,甩下一句话:“是男人就上来找我!”
陈勇转身跑步走了。
陈勇转身跑向外面。
陈勇转向不远处的城市,高楼林立。
陈勇庄重地接过伞兵刀,抽出来,上面刻着一个小小的飞鹰。
陈勇嘴角浮起一丝苦笑。
陈勇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我可以让你一只右手。”
陈勇左手挡开张雷的直拳,腿下走着少林武术的步法。张雷左右出拳起腿,却沾不到陈勇的边。
陈勇坐在地上,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
陈勇坐在队伍前排的上尉和中尉队伍里面,抱着步枪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动声色。
晨色当中,林锐绑着沙袋在路上飞奔,老薛骑着自行车已经追不上他了。林锐正在哈哈大笑,老薛拐到警卫班,跟班长说了一声,骑他们的三轮摩托出来了。林锐掉头就跑。
晨色当中,林锐背着背包,扛着木头枪在飞奔。老薛在后面骑车猛跟,举着养猪勺子追着打。
晨色当中,林锐对着简易沙袋怒吼踢腿,出拳如流星。老薛在后面扶着沙袋给他数数。
晨色当中,林锐跑上山头,背着背包,身上绑着沙袋,手里拿着那把木头枪。
晨色当中,林锐在猪圈和黑猪巴顿角力,巴顿嗷嗷叫,林锐额头青筋爆起,浑身都是泥水却不管不顾。老薛拿着秒表计时,也是嗷嗷叫林锐加油。
晨色刚起,一辆普通的猎豹吉普车开入空军运输机场。穿着衬衣和军裤的刘勇军下车,看着女儿背着背囊从后面下来。刘芳芳穿着常服,看着远处正在进场的草绿色军用运输机。
晨色渐渐洒进病房,脸色苍白的方子君缓缓睁开眼睛,她的嘴唇也没有一点血色。
晨色渐起,穿着睡衣的廖文枫站在落地窗前发呆。屋里没有开灯,他的背影站在窗前显得很孤独。窗外可以看见火车站的车来车往。
晨色渐起。乌云的母亲走出蒙古包,看见穿着迷彩服的林锐在劈柴。她笑着端出一碗奶茶,林锐擦擦汗走过来喝奶茶。
晨雾当中,阳光洒下来,可见度很好。担任裁判的芬兰维和观察员团的军官们戴着蓝色的头盔或者蓝色贝雷帽,站在高尔卡海湾的各个角落,随意交谈着。各国记者们在警戒线外扛着摄像机和照相机准备着,各种语言喧嚣着。何志军和雷克明穿着中国陆军常服戴着墨镜刚刚出现在警戒线外就引起记者们的注意:“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军官!”
吃饭的时候,何小雨还是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刘晓飞就听,听着听着嘿嘿一乐。何小雨就白他:“听懂了没有你就乐?”方子君就勉强地笑,但是在目光转换的瞬间看见了张雷,笑意就凝结在脸上。张雷一直在看着她,眼神里面的信息谁都是会看的出来的。
吃完早饭田大牛把他们带到操场上的格斗训练场地:“今天我们开始进行格斗基础训练。”
嗤——
赤柱军营僻静的后山树林。中年男人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林锐跟在后面满脑子都是情况。中年男人站住了,指着前面的树林:“有人在那里等你,我在外面给你看表。”
冲锋枪甩手扔出去,刘晓飞跳起来接上,边射击边运动到张雷身边试图拖他回来。又一枪过来,擦着刘晓飞额头过去,擦破了皮,让他耳朵嗡嗡响。田大牛和乌云同时冲上来拖张雷到土洼里面。狙击步枪封锁了他们的头顶,曳光弹的弹道清晰可辩。
出后门以后,看见门口僻静的路上里面停着三辆挂着伪装网的吉普车。车牌也已经卸掉,每辆车边都站着一个抱着81-1自动步枪的战士。臂章已经卸掉,但是头上当年绝对少见的黑色贝雷帽、脸上的伪装油彩和脚上的黑色牛皮战斗靴显示着他们来自一支特殊的部队。
出来风一吹,张雷的酒稍微清醒点了,赶紧道歉:“对不住对不住今天喝多了……”
出了楼道门可不得了了!
出了门秦所长已经把她的武器都取来了,帮她都披挂好,借着月光发现她额头流血了。
出了主楼,陈勇就开始懊恼:“我怎么就那么笨呢?为什么不留个人呢?”
出特种侦察大队门的时候,他回头看这个已经熟悉的大院,自己流下很多汗水甚至鲜血的大院。
你不再是狙击手,但是你还是个出色的特种兵。”
崔干事领着徐睫走到一班门口:“我叫他?”
崔干事一下子冲上台抱起自己的儿子眼泪哗啦啦:“好孩子!”
哒哒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