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撑不住了,董强。”田小牛站着喃

“我想下去带兵。”何志军很意外,“A集团军的刘军长都跟我谈过了,让我去带他们新组建的侦察大队。”
“我想向上天赎罪。”刘芳芳平静地说。
“我写还不行?”萧琴急忙起身,“你别生气,一生气你心口疼的毛病又犯了。”
“我信得过你。”廖文枫说。
“我信得过祖国大陆的生意人,不会欺骗我的一片爱国热忱。”廖文枫把合约给她,“第一笔资金明天就可以到位,我们的项目可以先启动起来。”
“我需要时间!我需要思考!”张雷喊,“你不要逼我!”
“我需要时间,我们之间需要时间!”方子君哭着说,“我心里有疙瘩,你等我解开好不好?”
“我宣誓!”林锐和40多个新兵举起右拳。
“我宣誓!”七名队员举起右拳。
“我宣誓!”新兵连代理连长陈勇少尉举起右拳。
“我选你!”林锐坚定地说。
“我训练休息的时候上厕所,每回都爬楼。”田小牛不好意思地说,“被参谋长抓住了。”
“我邀请你和我共赴晚宴,可以赏光么?”廖文枫说。
“我要撑不住了,董强。”田小牛站着喃喃地说。
“我要给你授勋!”何志军高声说,大步走下观礼台。
“我要给我爸爸先挂个电话。”张雷说,“先跟他商量商量。”
“我要和疑犯通话。”林锐咬牙切齿,“立刻!”
“我要离开特种大队了?”雷克明脸上有几分失落。
“我要你永远是我的!”林锐抓着她的手。
“我要请探亲假,副大队长。”林锐说。
“我要上厕所。”田小牛苦笑着说。
“我要是手里有枪我就毙了你!”何志军眼睛冒火,“你!你!”
“我要是一说您家真的就乱套了!我跟张雷接触不多,但是他给我印象很深,依照他的个性,他跟芳芳肯定要出事的!”宋秘书着急地说。
“我要一直那么在机关待着?”何志军苦着脸。
“我要孕妇的资料!”林锐高喊。
“我要再写一封。”乌云举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