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校风景很好,不走走吗?”刘芳芳问他。

“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我们该走了。”中年男人同情地看着她。
“我们还得走!”林锐从下面上来,“快去准备!”
“我们还没有成为一支可以屹立在世界军队之林的王牌特种部队!”林锐流着眼泪高喊,“我请求,将一部分骨灰留在大队荣誉室,来激励我们努力!激励我们向前进!等有一天我大队真正成为中国陆军的骄傲,将他剩下的骨灰再全部安葬!”
“我们还在一起。”刘晓飞声音嘶哑,“我们
“我们现在整个大队等于已经深入敌后了。”何志军说,“这就是我们要死战的阵地!蓝军的电力、后勤供应、油料供应、机场、导弹旅阵地、雷达站等都在我们的攻击目标以内,午夜时分一旦战斗打响,整个蓝军后方会乱成一团!你们就要在混乱当中出击,兵分两路——一路由陈勇率领,使用三角翼攻击蓝军总司令部;一路由刘晓飞、张雷两名学员率领,林锐担任副手,他毕竟熟悉部队,使用动力伞打掉蓝军设在滩头的前沿指挥部!然后你们要死守,死守到我们的登陆部队可以占领这些要点,任务就完成了!”
“我们想向你道歉。”谭敏低下头。
“我们需要干部啊!”何志军感叹,“我们太需要年轻的、有文化的、内行的干部了!这是双赢啊同志们,这一步棋一定要走好!这对我们大队的建设影响深远啊,可以说如果成功那么狼牙大队的历史将会改写!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历史将会改写!”
“我们需要人才啊同志们!”何志军感叹,“我们需要的不仅是可以一招制敌百步穿杨,还要懂得高科技知识具备综合素质的复合型人才!——我看这样,我去和解放军国关领导商量,林锐采用特殊教学模式,一半时间在学院一半时间在部队!这三个年轻人是宝贝啊,你要好好用起来!”
“我们学校风景很好,不走走吗?”刘芳芳问他。
“我们要永远记住他们。”雷克明退后一步,啪地立正敬礼。
“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局长说,“但是我们进去谈判的人亲眼看见了,我们还派医生进去做了检查,确实是孕妇。”
“我们也是刚刚决定的。”陈勇说。
“我们也要求参加训练。”张雷说。
“我们也在找他。”陈勇说,想了想,还是把“他是个逃兵”的话吞下去了,这是部队内部的事情,没必要闹得满城风雨。
“我们一起生死过,你是好样的!”刘晓飞看着林锐。
“我们一起走过的艰难岁月,你难道都忘了吗?!”林锐怒吼。
“我们已经分手了!”方子君断然说。
“我们已经见过面了。”萧琴笑。
“我们营还需要名单?”陈勇眨巴眨巴眼睛。
“我们有车!”陈勇喊,“我去取!”
“我们有口热饭就可以。”雷克明笑着说,“跑了一天的路。”
“我们再坚持一小时左右,陈勇他们就能到了!”雷中校喊。
“我们在谈工作。”张雷更纳闷了,“私事电话不就说清楚了吗?”
“我们怎么办?!”刘晓飞的枪口追随着老赵的背影,“他马上要走出射程了!”
“我们怎么不能来?”何小雨说,“张雷呢?”
“我们这次选的人是精中之精,也是总部首长反复研究过的。”副部长笑着说,“他学历也比较高,是参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